沙漠風情

有 一 天 心 出 走 了
心 看 到 了 山
心 看 到 了 海
心 好 快 樂
原 來 心 只 是 離 開 自 然 太 久 了

台東花蓮之間
         沙漠屋坐落無名海灘

想像置身於這樣的景觀中:

純淨澄明到只有藍白綠黃四種顏色,

藍色是海與天、白色是雲、綠色是山、

黃色則是穗浪翻滾的稻田,

沒有其他的雜質,

更看不到現代文明的產物,

眼前只有無邊無際的原始大自然,

許多人會懷疑這是夢境,

更多的人不能相信自己在台灣。

但是,這裡確是台灣,

在花蓮與台東之間的一個無名小海灘,

海岸上一棟碉堡般怪房子裡,

巨大玻璃窗前望出去的景觀﹔

自從主人高媛貞兩年前,

開放部分房間作為民宿後,

這裡已經成為許多深為城市壓力所苦

的現代人一個休養生息的地方。

有上班族利用休假來此接觸山與海,

有小朋友夏令營來此體驗田野生活,

更有為感情、工作、生命等,

種種徬徨不邃的人來此隱居靜思,

思考人生下一步路的方向。

高媛貞說:

『每個人都需要一個自然的環境,

和自己安靜獨處一段時間,

才能恢復生命的元氣。』

高媛貞所提供外界的,

其實正是她九年來所追求的一種生活,

而她九年來的心路歷程與人生轉折,

在台灣這個高物慾、

重名利、求安穩的社會裡,

也夠得上一則小小的傳奇了。

九年前的高媛貞,

還是台北一家大醫院的員工,

「錢多事少離家近」是她工作生活的寫照,

但是第一次出國旅行的經驗,

就讓她決心放棄做了九年

勝任愉快的安穩工作,

出國學語言留學去,

而且一去三年,

遊遍了世界四十多個國家。

高媛貞去歐洲、去南美洲、去非洲,

還參加英國著名的『卡車跨洲長途之旅』,

到非洲中西部三個多月,

至此旅行已不只是旅行,

而變成生活的一部份。

在每天的黃沙滾滾、餐風露宿式的生活裡,

高媛貞的人生觀與生活態度起了大改變,

物欲可以很低、生活可以很簡單、

生命可以很單純,

但是心很有力量、很開心,

人則變得很隨遇而安、適應力很強。

高媛貞說:

自己當初也沒打算出國三年,

但是旅行讓她著迷上了癮,

就此一站一站走下去,

一發不可收拾。

可是千萬別以為她是百萬富翁,

她只不過有一點多年工作的積蓄,

以及不怕未來沒錢的勇氣,

而且她的旅行方式都是自助式的,

比在台灣生活便宜多了。

實踐浪漫念頭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高媛貞不後悔

旅行三年回到台北的高媛貞,

已經不想重回上班族的隊伍,

她在一念之間把過去,

當作休閒興趣的陶藝轉為正業,

開始作陶賣陶教陶為生。

至於怎麼又從台北轉到了東海岸,

高媛貞說也是一念之間,

覺得如果我作陶時能夠面對大海,

海風從手指間吹過的感覺,

該有多好。

念頭雖然浪漫,

高媛貞卻絕對是個實際的行動派,

不會讓浪漫的念頭只是念頭而已。

她沿著東海岸找地點,

一站一站的看過去,

到了這個介於石梯坪與石梯港間的小海灣,

讓她一眼就看上了,更巧的是,

路邊插著一塊賣地的小牌子,

高媛貞三天之內就做了決定,

兩個星期就成了這塊地的主人。

有了地的高媛貞要蓋一棟自己理想中的房子,

她只告訴建築師陳冠華她要一種沙漠的感覺,

那是她在北非撒哈拉沙漠中旅行時所看到的景觀,

連綿無盡的沙丘,如此純淨卻又有無限的

想像空間與可能,而且表現出如許的原始生命力量,

陳冠華設計出的沙漠屋讓高媛貞驚喜萬分:

『他真的知道我要什麼,這棟房子色調深著、

結構簡單有力、極耐人尋味,而且它每一天、

每一年都隨著四季環境在變化中,

你現在看到這樣的灰色,

明年來牆壁上爬滿綠葉藤蔓,又是另一種感覺,

十年後海風吹蝕的結果,會更有一種歲月的味道。』

坐在沙漠屋中,

挑高到頂的客廳前,

則是一整面到頂的透明玻璃牆,

山與海撲面而來,

令人有如置身夢境,

這該是多少現代人夢寐以求的理想居所。

屋內與屋外一樣,

只有外露的水泥牆,

簡單卻有力,

而且現代感十足,

高媛貞的陶作散置屋內壁上,

更讓整個空間有一種現代美術館的風味。

『常常有人問我怎麼有這些行動力,

我靠什麼為生??』

高媛貞回憶說:

『我想我只是一個不去想太多的人,

對於我想要的東西,

我就去做就是了,

而且我知道這就是我想要過的生活,

一點也不後悔!』     轉載  聯合報   陳佩周    87/07/25